我有一群兄弟

我有一群兄弟,在最青葱的高中岁月里住在同一个宿舍。

不知从相识的第几夜,我们有统一的番号,不弯腰,边吃奶,有力量,很慈祥,不发抖,很风骚,有节奏,不睡觉。

九百个日夜在论语的子曰和月考的张张纸卷里翻过,最后他叫弯腰,他叫奶哥,他叫贱龙,他叫贱祥,他叫顺然,他叫大安,他叫节奏,我叫塑屎。

我不会忘记第一天军训弯腰笑着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那是我高中三年记忆的起点。

我不会忘记开学错把一身骚红色的大安当成清镇老哥子,更不会忘记之后他在讲台上两手把稿纸都抖出了声响。

我不会忘记军训的那一夜顺然在黑板上把然字的最后四画一气呵成。

我不会忘记吃奶从带了个大行李箱的青涩小崽蜕变成了百毒不侵十二层……

阅读更多

一封信,写给三年后的自己

我最亲爱的哥们:
    嘿,你还好吧?
    现在过得怎么样,应该达到我们之前定下的目标了吧,我们可是要迎着互联网时代大规模技术性失业的大潮勇往直前,进击互联网行业的学徒级程序猿啊。或者你食言了?成为了我现在抨击着,鄙视着的大学狗?这可是不可原谅的,你要是真成这样了,就请自赏三个大耳光,然后请在这里把这封信撕了。
    这三年里,你是不是又和现在的我一样,看不惯很多人,看不惯很多事,看不惯很多的自己,但是又很难去改变很多;是不是还在走走停停地寻找一条自己的路,寻找几个可……

阅读更多

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背后默默付出多少汗水才能在别人面前显得泰然自若,所以你不知道他们为何每次看起来都这么轻松地解决那些让你头疼的问题,你羡慕却不知道跟上他们的脚步。
    你会一时兴起朝他们奔去,带着多大多大的决心,却总会输在他们看似平静的一步又一步,和你的一步又一停。你不知道这不停的一步步之间,澎湃汹涌着的,叫做什么,所以到头来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除非有一天,你突然听说,他们中的谁谁家里父母卧病在床,还有一个年少的妹妹靠他扶养,谁谁父亲是一个赌鬼,欠了几十万的债却……

阅读更多

2013.6.28 南京寻医记(寻心中那股让我安心的消毒水味)

一、前言:近来过得苦不堪言,祸不单行,遭受了高数考试和皮疹的双重考验,几天下来感觉自己冬天被脱光了衣服还泼了盆绿豆沙冰过来,那叫一个“沁人心脾”,痛彻心扉。

    曾经的我有一个特殊的癖好,喜欢在百度《恐怖》吧里点开那些充斥着重口味而且信奉无图无真相的图片贴,然后细细品味那些遭受各种天灾病祸的人们的痛苦,有断手的有断手指的也有断手脚的,有脸上吊着一个大肿瘤的,也有吊着不止一个大肿瘤的,有背上上爬满疹子的,也有前胸爬满疹子的,当然也有全身爬满的,有被烧伤剩下半张脸的,也有烧得脸都没的,有硫酸泼了一身的,也有硫酸溶了一脸的等等。看了以后我会莫名的得到一种……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