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群兄弟

我有一群兄弟,在最青葱的高中岁月里同床过。

不知从相识的第几夜,我们有统一的番号,不弯腰,边吃奶,有力量,很慈祥,不发抖,很风骚,有节奏,不睡觉。

九百个日夜在论语的子曰和月考的张张纸卷里翻过,最后他叫弯腰,他叫奶哥,他叫贱龙,他叫贱祥,他叫顺然,他叫大安,他叫节奏,我叫塑屎。

我不会忘记第一天军训弯腰笑着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那是我高中三年记忆的起点。

我不会忘记开学错把一身骚红色的大安当成清镇老哥子,更不会忘记之后他在讲台上两手把稿纸都抖出了声响。

我不会忘记军训的那一夜顺然在黑板上把然字的最后四画一气呵成。

我不会忘记吃奶从带了个大行李箱的青涩小崽蜕变成了百毒不侵十二层功力的奶......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