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群兄弟,在最青葱的高中岁月里住在同一个宿舍。

不知从相识的第几夜,我们有统一的番号,不弯腰,边吃奶,有力量,很慈祥,不发抖,很风骚,有节奏,不睡觉。

九百个日夜在论语的子曰和月考的张张纸卷里翻过,最后他叫弯腰,他叫奶哥,他叫贱龙,他叫贱祥,他叫顺然,他叫大安,他叫节奏,我叫塑屎。

我不会忘记第一天军训弯腰笑着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那是我高中三年记忆的起点。

我不会忘记开学错把一身骚红色的大安当成清镇老哥子,更不会忘记之后他在讲台上两手把稿纸都抖出了声响。

我不会忘记军训的那一夜顺然在黑板上把然字的最后四画一气呵成。

我不会忘记吃奶从带了个大行李箱的青涩小崽蜕变成了百毒不侵十二层功力的奶哥。

我不会忘记腼腆温柔的连祥,害羞正太的小龙与吃奶联手成了李家三贱客,从此天下无敌。

我无法忘记那几个彻夜长谈,从大安的山野鬼故事,到吃奶的鸭池河摩托,到弯腰的王庄奇人奇事,到小龙的百花湖划船游泳…到我却 总是睡着。

我不敢忘记那几百个一起起床刷牙洗脸但不一定洗脚的日夜,谁的脚没臭过,谁的青春痘没少长过。

那一个夏天的中午,我们一起把水龙头开到最大冲了个最凉的头,在被一寝室的人占了大半的洗漱房里一起大呼小叫。

那一个冬天的下午,我们一起习以为常的享受轮值的惬意,睡到两点二十再懒懒起来。

那一个个熬到十一点的晚自习,我们抢着回寝室关着灯一起欣赏对面五楼右数第二间寝室的妹子换睡衣,直到把人家看到一年四季都不再开窗帘。
然后我们又把目光转到了六楼右数第一间那个腰条不错而且中午喜欢看书不睡觉的那个。

那一节节数学课下了后倒成一片。那一节节英语课上了后摸出手机。那一节节物理课上了后觉得要喊天。

直到那一个大雨瓢泼的日子,我们默默的把高中三年书写在一张张卷子上,然后各自奔散。

我一直后悔没有和你们多照几张照片,没有多和你们烂醉几次如泥,没有多和你们彻夜几次长谈,就这么一走了之。

可我今天晚上听着Here we are again,无法不想你们,一个一个。

我有一群兄弟,在我心里不经意间占山为王。

4 thoughts on “我有一群兄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