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6.28 南京寻医记(寻心中那股让我安心的消毒水味)

一、前言:近来过得苦不堪言,祸不单行,遭受了高数考试和皮疹的双重考验,几天下来感觉自己冬天被脱光了衣服还泼了盆绿豆沙冰过来,那叫一个“沁人心脾”,痛彻心扉。

    曾经的我有一个特殊的癖好,喜欢在百度《恐怖》吧里点开那些充斥着重口味而且信奉无图无真相的图片贴,然后细细品味那些遭受各种天灾病祸的人们的痛苦,有断手的有断手指的也有断手脚的,有脸上吊着一个大肿瘤的,也有吊着不止一个大肿瘤的,有背上上爬满疹子的,也有前胸爬满疹子的,当然也有全身爬满的,有被烧伤剩下半张脸的,也有烧得脸都没的,有硫酸泼了一身的,也有硫酸溶了一脸的等等。看了以后我会莫名的得到一种......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