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亲爱的哥们:
    嘿,你还好吧?
    现在过得怎么样,应该达到我们之前定下的目标了吧,我们可是要迎着互联网时代大规模技术性失业的大潮勇往直前,进击互联网行业的学徒级程序猿啊。或者你食言了?成为了我现在抨击着,鄙视着的大学狗?这可是不可原谅的,你要是真成这样了,就请自赏三个大耳光,然后请在这里把这封信撕了。
    这三年里,你是不是又和现在的我一样,看不惯很多人,看不惯很多事,看不惯很多的自己,但是又很难去改变很多;是不是还在走走停停地寻找一条自己的路,寻找几个可交心的哥们。
    又或者你耸了,你从了,你学会了顺从这些个看不顺眼的事实,看不顺眼的人,最后成为了以前那样欺骗了自己却也瞒过别人的“好孩子”,然后有了一个所谓的好成绩,有了一群所谓的好朋友,尽管这好成绩放在10年后再回头看,只不过像当年幼儿园的小红花一样从额头上掉到地上,就被顺脚踩过的小玩意吧?尽管这些好朋友在平时里和你一起去到处游玩,去饭馆和你吃吃喝喝,大家干着杯说着不真心的真心话,去KTV里和你高声唱庞龙的《兄弟抱一下》,和你高声唱高进的《我的好兄弟》,但是你却感觉再也找不到初中高中那些愿意被你一句话就叫去食堂小卖部买一小瓶津威或者什么都没买成,打铃迟到了也慢慢悠悠地摇回来的哥们,你找不到了,对吧。
    还记得当初我们记在备忘录里的那句“有着强大的偏见的人,才是真正有思想的人”吗,还记得那段“当初学不好的学生读了师范当了老师开始教下一批学生,混不好的作者当了月薪8000的时尚编辑告诉月薪3000的读者月薪30000的人该怎么生活,拿着雷打不动高薪的主持在新闻联播里告诉正在被社会捶打的群众们我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国家,当初迷迷茫茫没有目标的大学生在感叹教育失败的同时当上了了辅导员来教导被12年应试教育摧残成了呆若木鸡的大一新生该怎样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大学四年’,这就是这个国家被颠覆的逻辑。”吗,还记得当时我们多开心地看到这些话,只因为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路上。
    三年过去了,你应该成熟了吧,不会像现在得我还有很多唯唯诺诺,还戒不掉懒惰,戒不掉那些阴暗的人性。高二写下的那句话还记得吧,既然做一个光明的人是不可能了,但尽量要做到磊落。到了大四毕业季的你,会不会更深刻的发现身边充斥着那些戚戚的伪君子。
    而你,有没有成为当年的你希望的,坦荡的真小人。
——此致
    敬礼。
                                                                                        三年前的你
                                                                                        2013年7月7日

(2013的这几个月里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了这么多,是思想因为物质的清闲臃肿成一个大胖子了,还是自己迷茫急需别人的承认了,不管怎么样,该说的都说完了,剩下的年月里就该闭上嘴巴,上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