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近来过得苦不堪言,祸不单行,遭受了高数考试和皮疹的双重考验,几天下来感觉自己冬天被脱光了衣服还泼了盆绿豆沙冰过来,那叫一个“沁人心脾”,痛彻心扉。

    曾经的我有一个特殊的癖好,喜欢在百度《恐怖》吧里点开那些充斥着重口味而且信奉无图无真相的图片贴,然后细细品味那些遭受各种天灾病祸的人们的痛苦,有断手的有断手指的也有断手脚的,有脸上吊着一个大肿瘤的,也有吊着不止一个大肿瘤的,有背上上爬满疹子的,也有前胸爬满疹子的,当然也有全身爬满的,有被烧伤剩下半张脸的,也有烧得脸都没的,有硫酸泼了一身的,也有硫酸溶了一脸的等等。看了以后我会莫名的得到一种别样的奇异的快感,觉得像他们那样的人还坚强的活着,我比他们幸福了几条街我还有啥好抱怨的,然后果断关掉电脑睡个好觉。
    可是现在没有了,我保证以后也没有了,因为我最近就成了帖子里的“他们”之一。

二、寻医:
1. 同仁

    几天下来备受折磨的我,趁着早上天气凉快,和陪我的哥们踏上了寻医的道路。
    来到最近的同仁医院,挂号的时候被询问挂什么类的号,“专家号”还是“普通号”,我问她两种有什么区别,她还没来得及回答,我突然看见专家号仅6元,立马豪爽的说,挂专家号!
    结果被哥们鄙视了,平时骂砖家骂的热火朝天,到了现实里还是从了砖家。我无言以对,只好安慰自己医者父母心,目前好像还没有医学方面的砖家出啥事被强势围观。
    来到二楼,皮肤科在最里面,外面是外科妇科,我们越往里走人就越少,走到皮肤科门前就恍如隔世一般,外科那里人声鼎沸,这里零星坐着三俩人还都隆拉着脑袋。
    找到皮肤科23诊室,门开着,我惊喜的发现桌子对面端坐着一个扎着马尾辫清新可人闪耀着背后阳光透过百叶窗的光辉的女医生,我瞬间觉得我的病,有治了。然后刚进门女天使问我,你是张鹏吧?
    走错了门,她只是普通号,砖家号在21诊室。哎,我拿着那张手贱的专家号来到21号诊室门前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上又开始犯痒了,我安慰它们说先别想那女天使了,砖家也许也是个大美女呢对吧。结果穿着凉鞋还和我们抱怨空调太凉的砖家大叔随意看了我身上两眼刷刷开了一张360多的取药单让我开药走人。
    出来以后,日,已然高照。同仁是个好医院,但是没去开药的我估计要上他们的黑名单了。

2. 现代长城

    告别了同仁我们在百度地图上找到了南京现代长城皮肤医院,百度介绍它是皮肤病研究中心,果断前往。横跨了半个多南京的地铁线加上两站公交,我们到了一栋大楼下。
    大楼被两个招牌分成了两面却只有一个出入口。两块招牌分别写着“南京现代长城牛皮藓研究中心”,“南京现代长城泌尿生殖研究中心”——他妈的这让旁边经过的路人怎么看我和我哥们!!!?
    硬着头皮走进大门口,楼底坐着一穿着护士衫的小护士看我们来了立马起来引路,因为在路上提前打了个电话所以被分配了“尊贵”的“预约号”,护士问了“预约号”以后带我上楼,我期待着我在人山人海排着队的病人之间被她一路畅通的带到医生门前说这位先生是上午预约好的病人,那种“凌驾众人”的成就感。上楼后发现除了前台三个护士,就我一个病人。我就很奇怪在这样优越的条件下竟然也要预约。
    医生是个大妈,而且整个3楼我和我哥们只看见她一个医生。进去以后我给她看了情况,并且哭诉着说明俺就想搞清楚这到底是痱子还是个啥类型的皮疹。
大妈只留给我一句话,“做个中药熏蒸吧做个中药熏蒸吧,熏了以后把病毒蒸出来我才能给你检查,你不蒸那我没办法给你检查你还是去别的医院吧”。
    嗯,才400多,只比同仁贵了几十嘛。然后我们出门来考虑要不要蒸一个的时候终于又来了一个男病人,他也是尊贵的“预约号”,进大妈门以后两分钟就出来了,大妈跟在后面对前台的护士说带他做个“中药熏蒸”,话毕斜眼瞥了瞥我们好像在说同是病人看看人家多豪爽说蒸就蒸。我和哥们相视一笑就踏出了这家“综合”楼,路上和哥们感慨一句,现在“这些家医院主要目的是挣钱,顺便治治病人”而已。
    而大妈那句“做个中药熏蒸吧”如绕梁般还徘徊在我的耳屎之间。

3. 省医

    来了大医院省医,没了同仁的女天使,没了长城的中药熏蒸,只有简单的排队领号,简单的排队候诊,简单的被医生一语中的说出病名,开了相应的药并且简单的安慰我说没事,这点病用不着兴师动众的检查,回去注意调养就行。然后简单的收费取药,走人。
    去同仁的时候,我就和哥们开了个玩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去医院,所以有时候觉得医院消毒水的味道特别亲切而且有安全感。
    我在同仁的时候使劲嗅了嗅,没有;在现代长城的时候使劲嗅了嗅,没有;直到在这里,才终于又嗅到了那股久违的刺鼻的但是足以安抚一颗求医时忐忑之心的消毒水味。

四、最后

    金钱之下皆走兽,所以我不去逼问医德不去逼问医旨,只把一句挂在江苏省人民医院门诊部一进门右方的一句话——“病人至上——江泽民”送予你们,拿走不谢。
    祝自己早日康复,早日恢复“白嫩的娇躯”。

ps: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回去对同仁那个前台护士说三个字:普通号。

——致鑫爷(@树虫里面有洞)一天的同行;
致今日所寻之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